红军阅读网 - 文史 - 养生 - 图库 - 新闻 - 文化 - 综合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评论 > 正文

“妈咪”揭性服务业变迁:现在女儿队伍也不好带了(6)

2016-05-17 21:38来源:www.redjun.com
但被发现可能要被开除。”刚刚拿了小费的薇薇说。薇薇是北京某本科院校毕业的大学生,主修服装设计——她白天以其他的工作身份在国贸附近的咖啡店里和客户比对服装的版型。相比其他人,薇薇总是两点就离场,回到自己租的小公寓里,整理好第二天客人要定制的服装样衣。

“回家也要喝杯红酒缓一下,夜总会的酒和外面的不一样。”一杯酒,就能把她从霓虹场带回工作间。早上八点,薇薇换上精致的职业套装,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您好,我是您的服装设计顾问薇薇,您稍等我停好车,一会见。”仿佛有两个灵魂,薇薇在这座城市的白天和黑夜里精准地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妈咪”揭性服务业变迁:现在女儿队伍也不好带了

性服务行业万花筒

白雯与受访的八名陪酒小姐等,以她们入行以来的经历,为我们补齐了大部分“冰山”。以下是据其描述而制成2000年至今性服务及有偿陪侍行业的不完全分类统计图。除涉及的“丝足”外,大多也适用于男性服务者(牛郎)。

据白雯介绍,男性服务者更容易赚钱。“出来玩的,女的肯定比男的舍得花钱。都是老公有了外遇的人,或者是别人的情人,还有些单身的富婆。”白雯说:“即使这些,可能也只是一部分。地域和地域之间不一样,比如很多南方还标有‘莞式服务’。渠道也变得更多,现在不是都‘互联网+’了吗?”

“妈咪”揭性服务业变迁:现在女儿队伍也不好带了

白雯经历了完整的信息变革时代。从短信到QQ,从QQ到微信,再到近年来飞速流行的陌陌、探探等社交软件,陌生人与陌生人说话变得越来越容易。“很多人就可以自己做了。查看一下附近的人,聊得好约地点,一步到位。所以现在也没有以前那种‘红灯区’一说了,自己在家里就能做。”

很多小姐白天有工作,晚上到夜总会来兼职。而不是很缺钱的人,更愿意用社交软件来“约一个”。露骨的头像,暗示性的签名,很快会帮助她们找到目标。“就跟聊网友一样,我们是明码标价收费的。而有的只为了排解寂寞的小白领,也是约好去宾馆。

回到首页 编辑:萧梦飞
  • Tag: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更多